Banner
首页 > 新法速递 > 内容
好刑事律师是什么样的
- 2020-09-28-

深圳好刑事律师是什么样的?恰如“我的朋友、优秀的律师管理创新者、卓越的律师技术驱动实践者、友善的律师客服体验维护者、前任……现任……”(好多荣誉,两个省略号代替吧),熊定中律师曾写过一篇《律师使用说明书》,对律师工作的职业特性做了清晰的介绍,推荐大家都看看。特别推荐想请律师的人看看,先了解一下如何与律师相处,例如拿起电话尽量少些假客套,以便提高各方的效率。说白点,看熊律师的文章,可以让你的钱花得明白点,花在该花的地方。  

借用熊律师的句式——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我是公认的说话难听,不会安慰人,连基本社交都懒得参加,但还是有些人基于对我个人人品的信任,让我这几年也办了大大小小不少刑事案件。那么一个好刑事律师是什么样的?在我看来应该如此:

第一,刑事律师不是医生。  

很多人喜欢将律师比作医生,但我并不喜欢这个比喻。对于非诉律师而言,律师或许有点像医生,给当事人指出问题,当事人如果听律师的意见,就去解决问题,工作流程上就基本完事了(就算没完,效果显现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表面上还是完事了)。  

但是对于诉讼律师,特别是刑事律师而言,刑事律师最多只能像CT机。刑事律师可以帮你找出案件的问题,但找到了问题,是否能够被采纳、被解决,主要还是看幕后领导的心情。当下的刑事案件,除了小偷小摸、混混打架,但凡有点舆情影响的案件,基本上都是幕后领导拍板。  

请刑事律师,你可以什么都不明白,但一定要明白这一点。民事案件你可以说,我委托了律师,律师全权处理。但对于刑事律师,千万不要这样。对于刑事案件,特别是具有舆情影响的刑事案件,请律师只是开始。  

第二,刑事律师不是战士。  

明白了请律师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你就要明白,请了刑事律师之后,你自己应该做什么。  

现在有辩护铁三角之说,坚强的律师、坚强的家属、坚强的当事人,三个角缺一不可。你请的律师即便是重型机枪,没有扣板机的人,也一样只是一堆铁块而已。那么扣扳机的人是谁?是家属、是当事人。你,才是诉讼这场战争中真正的战士。  

我没有见过一件自己认罪服刑,只通过家人申诉就能再审的(除非本人死了)。也几乎没见过自己认罪,只通过律师无罪辩就能无罪的(现实中出现过有罪辩,但判决认定无罪的。但此种极端情况的出现,是其他同案当事人做了坚强的抗辩,让他捡个便宜。守株待兔不是绝对没有,但绝对少之又少)。  

这个问题也可以反过来理解。如果你遇到一个刑事律师,对你说,你把案子交给我,其他的你就别管了。甚至,你想和律师交流一下办案情况,律师说不需要交流,那你九成遇到了骗子。  

第三,刑事律师不是三陪。  

为什么前面说“律师不和当事人交流,九成是骗子”,而不是百分百是骗子呢?  

虽然说当下的刑事案件,一定是当事人、家属、律师的三方合力,必须交流,互相鼎力。但是,刑事律师也不是随时陪你聊天,给你宽心的。很多当事人没事就想见律师,恨不得一星期见一次。家属动不动就担心里面的人是不是吃不好穿不暖。坦率讲,就算你有钱,我也没这个时间。律师不是你的贴身保姆,也不是你的家庭管家,在如何与律师接触问题上,我倒是同意律师与医生相比,越是专家号越难排。律师更多时间是用在研究证据材料上,而不是和你聊天。  

所以,有时律师不和你交流,可能是你要交流的东西实在无聊。在这个问题上,请尊重律师的职业和专业。律师希望和你见面的,你尽量见面。律师希望通过你了解的,你尽量去了解。律师希望你去做的,你尽量去做。律师最怕的,就是问啥啥不说,只磨叽自己感兴趣的那点事。  

第四,刑事律师不是卖保健品的。  

律师和医生还有一个相通的地方。有人花300块挂个专家号,对着专家说你给我开什么什么药,那这钱就白花了。律师行业也是这样,常有当事人不听律师的建议,而是指挥律师,要求律师就按照当事人或家属的观点去辩。  

律师有时要等着战士去扣扳机,但请注意,这只适用辩护态度领域,而不是辩护策略领域。在辩护策略上,请尊重律师的专业。负责的律师不是以卖药为目的,只要赚到钱就行,我们是真的想帮你解决问题,所以,请不要指挥律师。律师问什么,回答什么,有用还是没用,由律师判断,而不是你自己筛选,只把自己认为有用的告诉律师。  

这个问题的另一面是,有些当事人是只说自己想说的,而有的当事人则事无巨细,全要说给律师。律师不想听,就觉得律师不负责。你去医院看病,拿着几十张化验结果,可能医生只看几个指标就明白病灶在哪里了。这时你说,大夫,我还有一堆化验单呢,你怎么不看啊,你不负责吧。这就是对医生的不尊重、不信任。即然你根本不信医生,你还看个屁啊,卖保健品愿意陪你聊,不妨出门找找。  

律师工作也是这样,你七大姑八大姨地来一群人,上下五千年地聊,就算你付费咨询,我都不一定愿意听(十万一小时,我随你)。很多案件,我们接触地多了,关键点在哪里,我们很清楚。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请尊重律师的专业。  

第五,刑事律师不是神棍。  

很多人请律师,第一个问题就是,你能不能搞定。这个问题可以参考前文,我们刑事律师是ct机,搞定还是搞不定,话语权真不在我们律师身上。只有骗子喜欢给你肯定的答案。而真实的生活中,如果一个案件搞定了,那也是家属、当事人、律师三方的努力,影响了拍板的领导。但做了什么就能影响拍板的领导?谁也说不清。  

我很喜欢一位医生的说,中国有个临床领域的医生说,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如同过一条未知的河,医生会尽力帮助病人,但不能保证必然能帮病人过河。刑事律师也是这样,负责的律师会竭尽所能为你辩护,但结果如何,谁都说不准。(我写过一篇《关系捞人VS律师辩护》,这两天被广泛关注的操场埋尸案,报道中也显示买通了办案人员就真把案子搞定了。这个现实很悲哀,钱有时比律师更有确定性,但一万个人里可能有九千九百九十九被被骗,你是不是那个幸运儿,谁也不知道)  

但这个问题也有个反面。医生和病人过未知的河流,无法确定能不能过去。那么一起过一条医生已经过了多次的河,能不能过去?概率上,过去的可能大,但并不必然代表你就一定能过,有很多偶发因素会影响结果。例如医生过河时水都很浅,突然有一天涨水了,可能就过不去。有一种当事人,要求律师必须具有某个罪名的办案经验。这个想法可以理解,但不一定正确。一个律师办了一万件这个罪名的案件,全是有罪辩,另一个律师虽然没办过这个罪名,但无罪案例多。此时,如果你想要无罪结果,那个貌似没经验的律师或许更合适。有罪辩类似水浅过河,而无罪辩则有些像涨水后过河。无罪辩护不在与你对这条河是否熟悉,而在于涨水后的各种突发情况,他都能镇定面对。  

第六,刑事律师不是夫妻话事人。  

很多当事人错误地将生活经验用在刑事案件中。这些人在平时生活中喜欢说模棱两可的话,凡事不说死,随时根据现实需要调整自己的解释。这种社会经验对于平时的生活是有用的,但用在刑事案件中,就有百害无一利。  

凡事不说死的前提是,你总有机会和别人说,总有机会去圆你自己的说法。但是刑事案件中,办案人员没这么多时间听你讲。你或许能见几次侦查人员,但对于检察官、法官,可能就一两次的见面机会。你想争取了好态度,又像律师给你无罪辩。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态度有些暧昧,办案人员就可以直接视为你不认罪,你啥好态度都没有。或者反过来,你说我没认罪啊,我只是不想得罪办案人,说了点两可的话。ok,只要你两可的话可以做有罪解释,那么办案人员就直接给你有罪解释。你连见他们面的机会都没有,你还找补啥?  

有些当事人特喜欢问律师,你最近有联系法官了吗?你知道法官的电话一百次有九十九次是打不通的吗?律师可以替你去找办案人员去沟通,但这种机会的前提是,你自己要态度明确。律师不是你们两口吵架时劝架的话事人,律师没那机会,对方也没那种能凑活过就凑活过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