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深圳罪轻辩护律师

深圳罪轻辩护律师

产品详情

辩护律师作无罪辩护后,还能否作罪轻辩护?有人提出“如果辩护律师在法庭上一方面就定性问题作无罪辩护,另一方面又提出从轻处罚的量刑辩护意见,显得逻辑混乱,有自己打自己耳光之嫌”。有些法官遇到律师这样的辩护后,会当庭质疑,甚至为难律师。

辩护律师的这种“骑墙式”辩护从法理上讲是没有问题的。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精准的找出法律依据来快速有效的说服法官以及具体什么类型的案件适合这样的辩护方式,就上述相关话题谈点个人看法,与各位同仁商榷,以期有所裨益。

01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印发《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的通知第三十五条:辩护律师作无罪辩护的,可以当庭就量刑问题发表辩护意见,也可以庭后提交量刑辩护意见。

以上是这种“骑墙式”辩护最直接的法律依据。

之前看了好多类似的理论文章,比较典型的如:“骑墙式辩护”与“两段式辩护”等等,大多都是相关理论的阐述。其实,个人感觉说服法官接受你的观点,并不能全靠理论,尤其是在快节奏的庭审活动中,最直接的办法是给法官讲法条,法条简单粗暴,也是最有效的。理论问题往往需要时间思考,辩护律师庭审面对法官就是在实战,一定要尽量少讲理论多讲法律依据,哪怕所依据得只是个规范性文件,我始终认为最好的辩护其实都在法条里。

02什么类型的案件适合这种辩护方式

不管哪种类型的案件采取何种辩护策略,都应该坚持以被告人的利益为中心。在此基础上,要区别对待被告人认罪认罚和坚持无罪的案件。

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背景下,大多数案件被告人会选择认罪以达到从轻或减轻处罚的目的,尤其是辩护律师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后,个人不建议辩护律师在庭审时作无罪辩护,除非发现新的无罪证据,这就要求辩护律师不能轻易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既然已经签字,一般不应该再做无罪辩护,否则容易引起公诉人和法官的反感,这也是对契约精神的破坏,也有可能让被告人得不到从轻或减轻处罚的目的。

在被告人坚持无罪的案件,毫无疑问,这种类型案件辩护律师必须做无罪辩护,而且只能做无罪辩护,不能有半点退步。如果,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构成犯罪,或者认为某些特殊案件法院不可能判决无罪,辩护律师应该在和被告人充分沟通并征得被告人同意的前提下做“骑墙式”辩护。

当然,即便是相同类型的案件具体情况又不相同,辩护律师选择何种辩护策略也会不断调整,法律本身就是门社会科学,而社会科学是主观的,自然科学才是客观的,只有客观的事物才有普遍的规律,从这一点来说刑事辩护就是一门艺术。

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