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合同诈骗罪轻辩护词

合同诈骗罪轻辩护词

产品详情

审判长、审判员:

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李萌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一审辩护人参与本案诉讼,通过庭前阅卷以及今天的法庭调查,辩护人对本案有了全面的了解,现根据本案事实及有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本案人李萌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本案是一个典型经济案件,应按民事解决途径处理,具体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李萌主观上没有诈骗故意,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具备合同诈骗罪主观构成要件。

首先,对于收取王靖18万元现金,且在产生纠纷后没有及时归还一事,被告人在笔录中始终明确是因为双方就定金一事不能达成一致意见,而对于定金以外的部分,被告人明确表示偿还。

直接具体证据如下:

1、2014年3月5日10时20分到2014年3月5日11时30分对被告人李萌某的询问笔录,被告人李萌在被问及是否认识王靖时,即对整个纠纷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详细说明,其中第4页:我说钱可以退,但不能把18万退给他……扣除总车款的20%即62000元,我说可以推给他11.8万元,王靖不同意……

2、2014年3月5日9时10分到2014年3月5日10时55分对被告人王靖的询问笔录第4页:我同意退款,但不是全部推给他18万……我同意退给他11.2万,他不同意……

(以上两次均是属于立案侦查之前的询问笔录。本案于2014年2月27日立案。)

3、2014年3月8日9时25分到2014年3月9日12时20分对被告人李萌的讯问笔录第6、7页:我打算通过北京的朋友找姓曲的这个人,找到他以后让他还钱,我再还王靖11.8万元……他违约了,我扣他6.2万元违约费……

4、2014年3月8日16时20分到2014年3月8日17时20分对李萌的询问笔录第2页:……现在不能接着退给我……(从公安机关调取的银行记录来看,李萌当时确实没有现金退还,但是其房产,公司货物均属事实存在)

5、2014年3月9日14时20分到2014年3月9日15时32分对李萌的询问笔录第1页:……(现金)我现在给不了你,要不你过来拉我的货顶你的钱吧,这些货也是用钱买的……(王靖说)我不要你的货,你必须把钱还给我……(典型的就偿还方式达不成一致意见)

6、2014年3月10日16时40分对被告人的讯问笔录第一页:我在找朋友借钱来还欠王靖2014年3月10日14时10分的钱。

7、2013年12月3日由济南世纪联保经贸有限公司给李萌出具的工商服务业收款收据明确注明“定金”二字。另外双方签订的协议亦有关于定金的约定,虽然没有写明定金的数额,但是收款收据对这一问题给予了补充。中

结合以上7宗证据可见,对于收取王靖十八万元现金,以及合同不能履行后需要退款给王靖,被告人在王靖报案以前以及报案后始终都认可。对于被告人同意退款的事实,李萌本人也多次证明。只是对于退款数额双方存在分歧,但该分歧产生的原因并不是被告人凭空捏造的,而是确有依据(2013年8月26日收据注明定金且协议中对定金有约定)。以上证据直接证实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王靖购车款的故意。故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拒不退还,将18万元占为己有与事实不符。

另外,以下证据间接证明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王靖18万元购车款的故意。

1、双方签订合同的主体身份均是属实。

2、王靖第一次报案时即明确告知公安机关被告人的三个电话联系方式,且公安机关通过该联系方式顺利联系到被告人。如果被告人有诈骗的故意,没有必要提供如此详尽的联系方式。说明被告人确实是想和完成双方的协议,只是后来出现的意外,双方一致同意终止履行。

3、证人##证言,证实王靖在2007年一月曾经多次向其借钱12万元,印证了2014年3月5日对被告人的讯问笔录,被告人一直准备偿还王靖款项。

4、收款账号是被告人本人的实名账号,且王靖认可。

5、2013年12月19日王靖终止协议及退款申请一份,证实王靖提出终止协议后,没有向被告人寻求进一步民事协商,当日便以刑事案件报案,致使本应通过民事途径解决的事情,进入了刑事程序。

6、2013年12月16日,被告人以一辆汽车抵偿了部分欠款,并得到王靖的认可。该车是按照王靖的指示过户到其指定人名下,证实双方一直没有中断还款问题的协商,并取得一定进展。

其次,被告人李萌并没有在和王靖签订协议并收取18万元现金后丧失偿债能力。

从公诉人提交的证据来看,李萌拥有在济南市工业南路319号其妻子名下夫妻共同房产一套,2002年购买价格为15万余元,该房屋不存在抵押,收取王靖18万元时其市值应该远超过18万元。被告人有偿债能力但没有偿还的原因有二,其一,被告人当时没有现金可供还债,要求其主动出售唯一居住房屋偿债,确实勉为其难。而被告人提出以货抵债又被受害人王靖拒绝。其二,双方对于返还数额确实存在争议。以上情况下,如果按照民事案件办理,王靖不是不能实现债权。

二、从客观行为方面看,被告人李萌没有符合刑法所规定的合同诈骗的客观事实,不具备合同诈骗的客观构成要件。

1、本案协议主体真实存在,没有虚构,收款账户系实名账户,王靖本人明知这一事实。

2、本案不存在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情况。

从本案来看,即便是报案人都证实被告人在纠纷产生后具有还款的意思表示。但是双方对于还款的数额,存在定金上的争议;对于还款的方式,由于被告人确实当时没有现金(公安机关调取的银行查询记录可以证实),在王靖的紧逼下同意以货抵债,但该还款形式没有取得王靖的认可。在此情况下被告人李萌完全可以采取民事诉讼的途径解决定金问题,而对于还款方式,如果不能就此达成一致意见,完全可以拍卖或者变卖被告的货物,甚至执行被告人的房产。但遗憾的是,王靖选择了报案,使正常的民事纠纷走上了错误的解决途径。

另外需要特别指出,近些年来,合同当事人意图通过刑事报案来推动解决复杂、疑难、不易执行民事案件的不正之风日益盛行。辩护人不敢断言本案报案人有此意图,但是认为不能排除这一嫌疑。

综上所述,本案完全是一起民事纠纷,被告人李萌所作所为是并不触犯刑法的民事行为,完全不具备构成合同诈骗罪的主观、客观等犯罪构成要件。被告人和王靖的合同纠纷,完全可以通过进一步协商甚至民事诉讼的手段解决,本案应按经济纠纷处理。起诉书对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本案被告人不构成犯罪。

以上辩护意见,供法庭参考。

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