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家属出庭辩护手续

家属出庭辩护手续

产品详情

刑事案件当事人家属申请当辩护人要办理哪些手续?刑事案件所说的辩护人只能由律师担任,家属是不能辩护的(民事案件家属可以作为代理人)。经法院批准,不过除了当事人请求,恐怕不会批准的。律师为什么不给家属看刑事案件卷宗材料?

代理刑事案件的时候,当律师从检察院或者法院阅卷之后,几乎每个嫌疑人家属都有知悉一切信息的冲动,不管目的为何,可能会当场阅读或者复印、拍照、拷贝带走的要求。那么律师可不可以向嫌疑人家属以上面提到的方式,如当场阅读或者复印、拍照、拷贝等形式让嫌疑人家属知悉卷宗内容?以下是就此问题的展开和分析。

先看几则案例,第一则是公布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的案例,即《河南省沁阳市人民检察院诉于萍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案件概述如下:

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内容,2000年8月21日,被告人于萍与助理律师卢鑫共同担任马明刚贪污案的一审辩护人。同年11月3日,于萍为准备出庭辩护安排卢鑫去沁阳市人民法院复印了马明刚贪污案的有关案卷材料。马明刚的亲属知道后,向卢鑫提出看看复印材料的要求。卢鑫在电话请示于萍后,将有关复印材料留给了马明刚的亲属朱克荣、马明魁等人。马明刚的亲属朱克荣、马明魁等人通过研究案件材料,逐一联系了全部的证人,通过做工作,导致原来的证人全部作出了虚假的陈述材料,扰乱了正常的诉讼活动,导致马明刚贪污案件两次延误审理的严重后果,构成故意泄露国家机密罪。

一审中,于萍及其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于萍并没有授权助理卢鑫将案件材料给家属,卢鑫接听电话的时候,马明刚的家属朱克荣、卢鑫不可能从旁听到电话的内容,证言不应当采信;卢鑫作为于萍的助理,存在推卸责任的可能;检察院仅依据自身制定的规定认定案件材料为国家秘密,但是案件材料系卢鑫从法院复印来的,且材料并未明确标明是属于国家机密文件,应当属于国家诉讼文书材料,不能认定为国家秘密;马明刚贪污案中,几位证人所谓的“虚假证明材料”也属于待证的事实,目前无法证实;导致两次延期审理马明刚贪污,是因为检察院两次补充证据所致。

一审法院支持了检察院的指控,判决于萍构成泄露国家秘密罪,有期徒刑一年。

于萍不服,上诉,后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于萍让马明刚亲属查阅的案卷材料,是其履行律师职责时,通过合法手续,在法院从马明刚贪污案的案卷中复印的。这些材料,虽然在检察机关的保密规定中被规定为机密级国家秘密,但当案件进入审判阶段后,审判机关没有将检察机关随案移送的证据材料规定为国家秘密。于萍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不属于检察机关保密规定中所指的国家秘密知悉人员。作为刑事被告人的辩护人,于萍没有将法院同意其复印的案件证据材料当作国家秘密加以保守的义务。检察机关在移送的案卷上,没有标明密级;整个诉讼活动过程中,没有人告知于萍,马明刚贪污案的案卷材料是国家秘密,不得泄露给马明刚的亲属,故也无法证实于萍明知这些材料是国家秘密而故意泄露。因此,于萍在担任辩护人期间,将通过合法手续获取的案卷材料让当事人亲属查阅,不构成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于萍及其辩护人关于不构成犯罪的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成立,应予采纳。原判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改判。

最终,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并宣告上诉人于萍无罪。

第二则案例,简要概述如下:

2019年2月19日,浙江省温州市律师协会接到瑞安市司法局的移送材料,反映浙江品和律师事务所胡某律师存在将参与刑事诉讼获取的案卷材料向犯罪嫌疑人亲友提供,造成案件信息泄露的违规行为。经温州市律师协会调查认定,胡某律师在代理一起涉黑恶团伙犯罪案件过程中,分别于2018年9月、11月底将代理案件过程中取得的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犯罪事实部分、起诉书由犯罪嫌疑人家属胡某某拍照保存,后胡某某将上述材料发送给他人,造成该案件信息泄露。鉴于胡某律师积极配合调查,并对其自身违规行为作出深刻的书面检讨。2019年8月19日,温州市律师协会给予胡某律师中止会员权利三个月的行业纪律处分。

我们看看法律规定及律师协会的办案规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律师应当保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不得泄露当事人的隐私”。同时,中华全国律师协会2017年8月27日第九届全国律协常务理事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三十七条规定,“律师参与刑事诉讼获取的案卷材料,不得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友以及其他单位和个人提供,不得擅自向媒体或社会公众披露。辩护律师查阅、摘抄、复制的案卷材料属于国家秘密的,应当经过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同意并遵守国家保密规定。律师不得违反规定,披露、散布案件重要信息和案卷材料,或者将其用于本案辩护、代理以外的其他用途”。

在第一则案例中,于萍律师虽然最终在二审判决无罪,但是经历了漫长的诉讼周期,人处于羁押状态之下,除了失去人身自由、遭受恶劣关押生活条件之苦,还需要面临对心理上的沉重负担,特别是在一审法院判决书里官宣了于萍律师有罪,判决书表述的内容“检察机关指控于萍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准确,应予确认”这短短数字,给当事人带来的震撼无疑是核弹级别。一旦最终判决认定有罪,于萍的律师资格将被注销,多年的辛勤付出毁之一旦,个人除了锒铛入狱,同时一生背负罪犯的耻辱,也会给家人带来极大的困扰。

第二则案例中,胡律师的处罚在业界存在一定争议,有同行认为胡律师的行为不构成违规,律师协会不应当给予处罚,例如朱明勇律师的评论:

“起诉意见书都有了表示侦查已经结束,哪来的什么不能告知家属“事实部分”,更不要说起诉书了,都要起诉公开审判,还不能让家属知道当事人被控什么罪名吗?而且所谓“造成案件事实泄露”又是个什么概念呢?律协会长难道也不明白吗?这个问题如果不搞清楚,将严重影响刑事辩护的基本伦理。最后那个中止会员资格又是个什么处分呢?这个会员资格本来就是律协强制要求加入的,法律也没有规定中止会员资格不能执业。就像你中止书画协会会员资格就不能画画写字了吗?律协应该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维护律师权利和法律底线。”

“最后请搞明白哪个法律规定律师不能将指控事实告知家属,不涉密不涉及隐私和商业秘密案件在侦查终结后必须公开,这是原则。”

作为知名刑事辩护律师,朱明勇对温州胡律师被处罚一事极为愤慨。除了朱明勇,还有其他诸多知名律师也对此表示反对,如斯伟江律师的意见:

“近亲属本来就可以作为辩护人,作为辩护人即使阅卷和会见要经过批准,获悉起诉意见书和起诉书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所以这个处分必须撤销。”

在温州胡律师被处罚一事上,显然律师界和司法部门的意见相左,中华律师协会的刑事案件办案规范表述称,律师在参与刑事诉讼中获取的案件材料不得向嫌疑人、被告的亲友提供,按照广义的理解,起诉意见书、起诉书自然也属于卷宗材料的一部分,因此,作为笔者个人的意见认为,需采取谨慎态度对待。值得一提的是,起诉意见书、起诉书在之前都会被印上“机密”字样,如果遇上了,更需要谨慎。

或许有人心存侥幸,认为于萍律师最终没有被刑事上判决认定有罪,而温州胡律师也仅是被行业处罚,所以在某些情况下为了讨好家属等,获得更高的服务费用,冒险向家属或者他人泄露刑事案件卷宗材料。在笔者看来,这些想法和行为也极为危险。

于萍律师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提起公诉,但是这过程中马明刚的贪污案件证人在其家属的积极“做工作”下改变了口供,作出了与之前不一样的供述,按照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供、出示、引用的证人证言或者其他证据失实,不是有意伪造的,不属于伪造证据”,如果稍有不甚,或者出现一些非正常的缘由,于萍律师将面临更为凶险的后果。刑法三百零六条,在律师界成为“律师的达摩克利斯剑”。

通过以上两则案例,律师应当得到警示,不能将刑事案件卷宗以任何形式向家属提供,否则会很可能会导致严重的、极端的后果。

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