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律师无罪辩护风险

律师无罪辩护风险

产品详情

被告人坚持无罪辩护,却突然接受认罪认罚,律师该怎么办?最近在粤北办理一宗隐瞒掩饰犯罪所得收益罪案件,被告人(犯罪嫌疑人)一直向我喊冤,我也坚持认为被告人是无辜的。无论是他收购“赃物”的价格还是交付方式,都符合交易习惯。岂能因为另案查明出卖方是盗窃单位财产私下里卖给他,就让认为是“知赃买赃”?法律保护善意第三人,即使是民事上该被告人都不需要担责,何况是刑事上?推定被告人“知赃买赃”,总需要列明被告人有哪些“明知是赃物”的异常行为吧?

结果被告人突然“认罪认罚”,甚至辩护律师直到去法院阅卷才知道消息,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姑且不说被告人“认罪认罚”不通知辩护律师见证,即使是被告人突然接受“简易程序”,也让我震惊不已。我虽然主打无罪辩护,但对“认罪认罚”案件也会表示接受,特别是那些许诺一年左右刑期的案件。

去年我就在粤北某县办理过“打砸”酒店的案件,也是接受了“认罪认罚从宽”,结果16名被告人中我的当事人排名第5却判决最轻。检察院建议量刑1到两年,我建议量刑1年以内或缓刑,法院判决1年。对于那些“妥协更有利于当事人利益”的案件,我还是主张被告人妥协。

当然也有些案件因为辩护律师一直坚持无罪辩护,结果办案机关越过律师与被告人联系,甚至做被告人家属的工作,要求“认罪退赃”争取取保候审甚至免于刑事处罚。我曾办理的邱某等贪污案就是律师无罪辩护争取到法院作出免于刑事处罚。最近办理的一宗非法采矿案件也是无罪辩护,办案机关越过辩护律师与被告人家属妥协先取保出来。如果律师的无罪辩护能够帮助被告人通过妥协争取最有利的裁判结果,那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次既然被告人改变了辩护要求,主动“认罪退赃”甚至接受“简易程序”,作为律师第一要做的就是核实被告人作出该举动的真实原因,特别是了解清楚被告人的想法,然后根据案卷资料作出相应的辩护策略调整。如果能够妥协换取很轻的裁决而且被告人的目的达到,那么辩护律师也无需去坚持“独立辩护权”继续无罪辩护。

去年曾办理一宗寻衅滋事案件,犯罪嫌疑人一直坚持不认罪,甚至检察院主动提出“认罪认罚判缓刑”,当事人依旧不接受妥协。结果检察院主动提出“拆案处理”先办理取保候审,半年后作出了不起诉决定。办案机关对于辩护律师有理有据的意见,还是愿意接受。这不仅是因为法治环境在改善,也是因为办案人员法律素养在优化。

这次突如其来的被告人从坚持无罪辩护到接受认罪认罚,律师需要做两套辩护策略,从而可以更好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律师辩护需要坚持“有利有理有力”三原则,“有利”于当事人合法权益才是律师首要考虑的“第一要招”。

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