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首页 > 律师文集 > 内容
出色刑事律师之间的真实差距究竟在哪里
- 2020-08-05-

深圳出色刑事律师之间差距很大,有的律师“饥不择食”,不得不三两万元甚至五六千元代理三个阶段;有的律师“有肉嫌肥”,声称自己办理的案件低于100万不接,自己出名字助手办理的案件最低要六60万。更有甚者,去年广东律师刑事辩护最高收费3000多万,多少律师事务所一年的收入还达不到这个数目。律师之间为何有如此高的收入差别呢?出色刑事律师的差距,究竟在哪里呢?本案不谈勾兑律师的“非法”收费,只谈“正常”收费。那些拍着胸腹说500万帮“搞定”的律师,其实是披着律师外衣的掮客。

1、专业

出色刑事律师之间最大的差别是“专业”,这是律师之间水平的差别。专业的律师能够发现办案机关证据漏洞,能找到轻罪辩护甚至无罪辩护的切入点,而普通律师却很难有这种“修为”。律师的专业素养,一则来自学生时代的基础型学习,二则来自从事律师行业后的实战型演练,大量刑事案件“喂招”之下,也就“熟能生巧”。

正如“卖油翁”所言,“我亦无他,唯手熟尔”。一些律师缺乏专业素养,甚至不知道如何会见,也不知道如何询问被告人,庭审中误以为自己口才不错,辩论阶段“舌战群儒”就可以大放异彩。焉不知刑事辩护的关键是如何质疑公诉机关的证据大厦?

2、敬业

出色刑事律师之间如果专业素养差别不大,则是否敬业成为关键。同样是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敬业的律师不仅要在时间节点去会见,而且预先准备好会见提纲,回来制作好法律意见书。而不敬业的律师,开庭前都不愿意去会见,不愿意向被告人核实基本案情、掩饰庭审询问。

同样是阅卷,敬业的律师会做阅卷摘要,会一读再读,不敬业的律师可能一遍都没读完,更有甚者把“不会见不阅卷”当成自己“风格个性”,这样的律师专业水平再高如何能在个案中体现出来?敬业的律师只要自己接下来的案件,就是“自带干粮”也要善始善终。

3、乐业

出色刑事律师对工作的态度分为两种,一种是“乐在其中”,满怀激情;另一种则是当成谋生的职业,不得已而为之。正如一些段子手所言,“这年头不是因为家里有困难谁会出来做律师?”如果这这种“苦大仇深”心态来做律师,你要他们如何能够提供超值服务?

同样的加班加点,有的律师“乐此不彼”,有的律师觉得苦不堪言,即使一样的专业素质一样的敬业精神,也会出现不同的实际效果。律师不应该是“苦行僧”,也不应该是“法律机器人”,而应该在工作中寻找到乐趣。

4、产业

刑事辩护逐渐告别了“单打独斗”的“个人英雄主义”,走向了产业化的“团队协助”,需要“强强联合”。刑事辩护产业化其实就是团队化,从谈判、签约、会见到撰稿、会见、庭审,辅庭律师与出庭律师相互配合,各司其职。即使是庭审阶段,询问提纲、质证提纲、辩论提纲的初稿、修改稿、定稿交给不同的律师处理,从而形成“产业分工”。

大批的辅庭律师充当“幕后英雄”,成为出庭律师的顾问团、智囊团。会见笔录、阅卷笔录、相关案例,辅庭律师都要全面分析,制作相应的分析意见。这种“大兵团”产业化精英团队服务,显然不是精英律师带着一两名助手甚至“匹马单枪”可比。普鲁士军队开创了“参谋部”制度被各国军队效仿,其实辩护律师何尝不需要“参谋部”成为“外脑”?

5、商业

出色刑事律师之间的差距,还体现在商业价值上。许多“大律师”在业务能力上与许多从业多年的律师相比并没有明显优势,但他们却因为“商业”包装获得品牌溢价。他们从业二三十年,已经在业内获得不错的口碑与“江湖地位”,甚至在全国律师协会、知名大学法学院“先据要路津”。他们还担任一些地方政府的法律顾问,出版了不少法律专著或者个人“成长故事集”,多年商业运作也就带来了商业效应。

这种商业“包装”如果建立在“实打实”的成功案例基础上,他们可以走得更远。商业炒作与运作,短期看来很有效而且很有趣,非一般律师可比。